火红的歌谣

- 作者: 吴杨

王利军是从基层部队成长起来的军旅画家。部队驻地离青岛市中山公园仅一站地,20年间他从未到公园游览过,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作画上,军人俱乐部里的灯光常常亮至深夜。盛夏蚊子叮咬,隆冬无取暖设备,颜料都冻住了。他画海报,刻会标,有一年曾出过二百套各类海报及宣传橱窗,为丰富部队的文化生活竭尽全力,也在这个过程中积累了多方面的绘画潜能,通过参与基层美术活动悄然铺就专业画家之路,20世纪八十年代初考上军艺美术系,以优异成绩及综合素质,毕业后为海军政治部创作室选用。回首往事,他总结出一条公式:勤奋+机遇=造化。他说,人生在世,何谓幸福、幸运?莫过于事业与职业统一,爱好与工作并轨。他为能有机会与张道兴这样的大家一道工作而深感庆幸,他们画室挨着画室,上班下班同路。张道兴人在大院,晚饭后总会到画室作画、读书,到了那个点,大门一准响,老远就见他那间画室的灯光又亮了,利军所以要加快脚步,尽可能赶在老爷子前边把门打开。老爷子喜欢同年轻人交往,动辄到他的画室坐上片刻,谈经论艺说体会,一拨一个亮点。

古往今来,国画园地之师承关系如薪火绵延,佳话不断,构成美术史上的一大特色。朋友们也为他高兴,夸曰:利军行啊,位置好呀,这几年噌噌地。办个大型个展吧!出本大型画册吧!1986年“五四”青年节,他创作的水墨山水《岛城春色》获青岛首届青年文学艺术大奖赛金奖至今,几十件获奖作品汇总起来,已是洋洋大观,足以出一部像样的画集,足以显示一位青年画家的功力、实力、潜力,但他一再谢绝朋友们的张罗,以免分散精力。

他说:“画这个东西是个慢功夫,切忌急功近利。以我的体会,头几个台阶比较快,今天获个奖、明天获个奖,很见效果。中间有一段平凡期,可能要很长时间,要潜心修炼,专心致志,要有一段平凡的过程,不愠不火,不急不躁,不为人知,直到准备充分了,再去攀登新的台阶”。杰出的艺术家都是单纯的人,甘于寂寞,如同利军所言,正是这段平凡过程将最终决定画家的艺术作为。画集不能急着出,出了,又不能把不满意的作品挖下来,难免遗憾。画也不能急着卖,卖了,有一天连自己也看不过去,又不能一张张去人家墙上揭下来。

利军谦和恬淡,含蓄内向,默默做事,不事张扬,大小事心里都有谱,按部就班地向前推动。自学画以来,他习惯于制定“五年计划’’,一步步走向既定目标。

A,吃苦耐劳是利军的看家本领。

他创作作品《先驱》,曾连续作画40余天,每天伏案十五六个小时。作品采用大场面,满构图,突出画面正中李大钊半身塑像,笔致精细,千皴万擦,以突出历史厚重感,耆宿大贤,前仆后继,华夏儿女,英雄辈出,正所谓尺幅千里,鉴往知来。他以其凝重之笔,在有限的空间里活画出无限的英雄史诗,饱含激情地展现了那个年代特有的精神昂扬,悲壮之气。

为创作《破晓》,他专门借了一间房子作画室,白天照常上班,晚饭后迎来一天中最为亢奋的时刻,常常画至凌晨三点,以其年轻的生命能量和丰富的艺术想象,力求完美地刻画出他心仪中兵的形象。这幅画,他连画6稿,入选首届全国人物画大展,并与周永家、袁武等军旅画家的作品一道获奖。当时他还是一位基层业余作者。

《警报》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,为近年来少有的反映和平时期部队生活的佳作。《抗联战士》、《涛声渐远》等,无论谋篇立意还是笔墨形式,均达到一定高度,充分显示了作者驾驭主题性创作的能力与潜质。军旅画家需要面对主题性创作,变压力变作动力,方有大作力作。在利军画室,翻看作品照片,惊叹其数量之大,题材之广,所下功夫之深,由此不难窥见其艺术目标。

早在1984年,他的第一幅国画作品见于《前卫影苑》,难免激动,一会儿起来开灯看看、再看看。灯亮着、心亮着、画亮着。20年后有了《警报》。再过20年会有什么?那时他60岁。这期间还须准备4个“五年计划’’。他是个做事有条不紊的人,一步步都有设计,而且从未落空过。用他的话讲,走一步铺一块石头、垫一块砖,路在脚下不知不觉地地向前延伸。

B,我是农民的儿子,我为自己的出身自豪。

利军小伙一个,白皙英俊,得一个绰号叫“大众情人”。难得他从不忌讳苦出身、穷孩子的过去,吃苦耐劳,秉性谦逊。我俩聊天时吃黄瓜,他从根部苦涩处吃起,多年来养成的习惯,菜肴里最动人的那块肉一准留到最后,留下满口余香。作为青年画家,利军以其清醒、自律、吃苦耐劳等等美德立足画坛,抵御名利场无处不在的负面影响,安心作画,善心笃定,儒雅谦和。这种品格反映在作品里,自然是中和大度,清润端庄。

1987年5月末,《青岛日报》连续两天发表他早期的美术作品,8块钱稿酬加上两个月的战士津贴,买了两件皮背心寄给爷爷奶奶。如今,他各方面的条件都在逐渐改善中,无论农村的亲朋好友还是慕名求教的基层战士,他总是热情相助,把为大伙做事视为一种乐趣,听到招呼声,赶紧出门去。爱人调侃说,又去铺路呀?他说是,帮人既是帮己啦!一个画画的人,如果没有亲和力,没有积极乐观的生活情趣,怎么会有充沛生动的画面语言?华师大有位老教授叫安振兴,多年来一直关注他的创作,认为利军作品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童真、纯净,一再叮嘱他务必保持这种风格。

C,爱生活、爱大海。

采访中,我曾有老俗套的一问:“同其他画家相比,你觉得自己最大的特色是什么”?他回答说:“一直保持感恩的心态,对世间万物、对生活中经历着一切,都满怀感激之情”。还是在北海般队军人俱乐部工作时,他记忆中共换过5位门卫大爷,全是单身汉、临时工。每年大年三十晚上,他总是备好丰盛的晚餐,准备好水酒、糖果之物,到门卫房同老人一同吃年饭,年年坚持不辍。单身时到食堂一样样打好菜肴端过去,成家后年三十晚上的第一锅水饺先给老人送过去。北方年夜的水饺里夹有钢嘣,利军叮嘱老人吃水饺时要留神,别伤及牙齿。果然吃到钢嘣,老人喜不自胜。

同利军交往,你会惊诧于他的周到、热情、细致,毫无时下流行的那种矜持感。他年纪轻轻,接人待物所表现出的亲和力难能可贵。他健美的外表和健康的内心世界是如此地和谐,造就他的优秀。作为水兵,他酷爱大海,作为画家,他对生活有着特殊的爱恋。他写道:“艺术究其实质应是生命的一种诗意表达。只有沉潜到生命与生活海洋深处的人,才能体悟到生命与情感的本质,才能在作品里实现艺术技巧在更高层面上的探求,画出对生活的一往情深,对笔下人物的拳拳爱恋。就我而言,获益最大的莫过于辽阔而富有诗意的大海,坚如磐石的海岸,以及心胸如大海般宽阔、意志如海岸般坚强、情怀如浪花般浪漫的水兵们。坐在海边观海潮、听海音、嗅海味、谈海韵、会海情,成为我生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从咸湿的海浪中感受时代大潮的气息,激励自己拾阶而上,激流勇进。总之,我常常在波澜壮阔的海边一唱三叹,留连忘返,并最终成为艺海拾贝中幸运的孩子”。

D,留住梦乡好入画。

作为军旅画家,利军以一个老实人的自觉,勇于面对军事题材创作,挑战难度,经受锻炼。作品《锚》、《链》、《小岛》、《缆绳》等,以高度的抽象与概括,表达其作为一名水兵对祖国的忠诚与热爱。《北海雄风》、《东崂巨龙》、《惊涛拍岸》等作品,则通过表现海的种种状态,赋予海人性化的性格与力量,展现万里海疆的神圣与尊严。《月光曲》、《家》、《岛城秀色》、《老家》、《海之子》、《惠安女》、《赶海》、《姐妹》等作品,则揭示着中国水兵与相关群体间的纽带关系,揭示儿女们为祖国勇于牺牲的心理成因。《破晓》、《盼》等作品,则是画家对大海,水兵、祖国三位一体,彼此依存关系的深刻理解和诠释。画家笔下,或以水兵们昂扬的斗志入画,或以酣畅淋漓的动感吸引读者,通过对青春旋律美的礼赞,传递时代气息对人们精神世界的召唤。钢铁无情人有情,画笔鲜活靠冲动。

他的代表作《火火的歌谣》尤其值得一提。此作也曾数易其稿,一位战争岁月中的女兵,抱膝坐于老乡屋门前的台阶上,一脸的安详、遐思、恬淡,似乎战争早已离她而去,小小年纪已是千锤百炼般的镇静、成熟。火红的辣椒垂悬于屋檐下,映着女兵秀美红润的脸庞,她在想什么?走出战火之后期望得到什么?生命如歌,岁月似梦,青春依旧在,自是幸福人。她的遐想引领着读者的思路,彼此走近。那朦朦胧胧的诗意,淳朴恬淡的青春美,令人过目不忘。他适合画这类青春偶像般的角色,40岁的他也许仍旧生活在多梦的季节吧?儿时他望着自家墙壁,记忆里的幻觉留下最初的图画。入伍后许多次梦里醒来,总想穿一身漂亮的水兵服回乡省亲,却因执著于作画,一再放弃年节假休而未能如愿,直到白色的水兵服换作蓝色的军官服。把梦留住,也即把青春留住、把美留住,愈久弥香,通过作品奉献读者一个好心情。

展开 收起
  • 画家:

    王利军
  • 籍贯:

    河北乐亭
  • 绘画特色:

    人物画
  • 画家简介:

    王利军,1962年生于河北乐亭。先后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,中央美院国画系硕士研究生课程班。中国美协会员,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,北京美协理事,中国爱国拥军书画院院办副主任,海军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专业画家,国家一级美术师。作品入选第八届、第九届、第十届全国美展。入选第九届、第十届全军美展。参加全国首届中国人物画大展,全国第二届中国人物画大展,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,第二届中国美术“金彩奖”全国美术作品展。参加纪念建军65周年到85周年历届全军美展等多项展览,多次获奖。多幅作品被作为国礼赠送外国政要及社会名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