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坛大将军 王涛的艺术历程

画坛大将军 王涛的艺术历程

- 作者: 吴杨
有段时间,我的立领学生装总也不离身,黑色的呢子大衣总喜欢将领口高高竖起,留着“五四”时期的发型,偶然甩动几下,在玻璃窗前自我欣赏。冬天则长长的黑围巾缠绕在脖子上,手捧厚厚的书籍或背着画夹,进出于老屋的前庭后院,似乎老屋真的要走出一位艺术家了……我同几位男生发飙,光着身子在暴风雨中的青弋江上游泳,在学校里的单双杠上做前滚翻、后滚翻,更危险的是骑自行车从高坡往下冲,高声呼喊。直到现在,我身上的胸大肌、腹肌都是那时练出来的。同学们互封军衔,我受封“大将军”,似乎老屋又要走出一位将军了。

---------王涛

画坛大将军 ------王涛的艺术历程

走出老屋

王涛的父亲是位生意人,省吃俭用,攒钱在芜湖买下一栋大院的一部分-----一个四合院,楼上楼下共有14间屋,这就是王涛后来一再提及的“老屋”。生活中最美好的记忆和乐趣在这里,性格中淳朴动人的光彩在这里,艺术的根系也在这里,在这里孕育,在这里生发。最初的艺术火花、形象思维来自于老屋斑驳的墙壁,经年历久所形成的画面非常丰富,像云朵在飘,像浪花在搅,又似乎能分辨出动物的形态。他躺在床上,昏暗的光线投在墙壁上,老式座钟叮叮当当敲着,面对墙壁,怎么看都有奇特的画面,幻化着烂漫的想象。时至今日,王涛性格中依然有浪漫成分,作品也不难看到老墙的影子,例如《庄周梦蝶》中的水幕,纹理、色泽斑斑驳驳,庄周惬意地仰卧于一角,这般画面构思从哪来呢?莫不是源于王涛当年独卧老屋时的情形?

正是充满幻想的岁月,老屋把温馨与冷寂,安逸与烦闷都给了他。众多房间中他选择了阁楼,将其布置成书房及画室,一张书桌、一张床、一个书橱,其中一面墙上贴满他画的写生稿。阁楼里光线暗淡,只有一扇一米见方的窗口透进西晒的阳光。从这里望出去,可见一片蓝天以及邻屋一色的青瓦。可视的空间越小,想象的空间越大,飞翔着他的艺术理想,既使“文革”期间,造反派的枪声打得“噼里啪啦”,他这个逍遥派依然可以呆在小楼里做他的画家梦。他有一架手摇留声机,最爱听小提琴协奏曲《梁祝》。靠了江南特有的文化氛围、文化底蕴,他在那个年代仍然有画册可看,在阁楼里独自翻看画册,尝试临摹,有种甜甜的享受,悠悠的憧憬,内心充满绘画渴望和急切……夜深了,楼下传来母亲的脚步声,她手捧一碗甜水蛋搁在儿子案头。母亲来了又去了,灯光下投过她模糊的身影。

初中毕业后王涛尝试报考艺校,历经3年努力,终于考入安徽师范学院艺术系,1967年毕业,分配到阜阳地区一所中学任教,叫大田中学,一如安徽的“西伯利亚”。这块华北平原上的小角落相对于城市繁华,反差实在太大了!初来乍到的感觉就是刀耕火种,一贫如洗,穿的是老土布,吃的是山竽干,偶尔能吃到一顿白面馒头像过节似的。大冷天,老百姓光着身子穿棉袄,用大腰带一系。老百姓吃啥?弄点糊糊之类像猪食似的东西在大锅里一搅,端个大碗蹲在墙头下,秋风萧瑟,树叶飘摇,恰有一片叶子落进碗里,如同端了一满碗的酸楚。没了老屋的温馨,心里纠结苦闷,熬煎地一个劲掉头发,洗头时一捞一把,甩在地上“啪啪”响,眼瞅着一头乌发就这么没啦!难受得不敢照镜子。

大田一中还算好,后来又被交换到姚老家中学任教,生活境遇同当地农民完全一样了,住房的墙壁是高粱秸杆做的,铺的也是高粱秸杆,有风的夜晚房屋“嘎吱嘎吱”响一宿,没风的夜晚老鼠蹿来蹿去,闹妖一般。真得没招了、失眠了、想家了,多么留恋老屋呀!哎,睡不着,画画吧,在煤油灯下画黄胄式的速写,直画得热泪滚滚,东方既白。

走近黄胄

王涛任职于阜阳基层中学3年时间,作为刚毕业的大学生经受了考验,若无精神上的强大,看不到任何出路,平原落日,夕阳的余辉缓慢而沉重地消褪,带走你最后一丝渴望。三头牛拖着一辆笨重的木车,车上装着麦子,“咕咚咕咚”地辗压着泥浆般的土路。赶上雨天,劈雷落在原野上,引起一片惊呼,老乡们奔跑如鲫,拼命抢收,总有一部分麦子来不及遮盖,在雨水里无助地啜泣。老乡无言,麦子无声,王涛的心破碎了。

若干年后,有幸进入画坛,回首这段阜阳时光,回想傍晚时分独自在田间小路上漫步时的感受,王涛意识到所有的过程都是必须,老天造人,一切都顺理成章,给过你老屋,再给你阜阳,苦乐方才均衡,体会才能深切。。艺术之花不可能孤立存在,而一定会开在人格魅力的大树上。王涛其人兼有北方之豪爽和南方之细腻,北方汉子般憨憨的笑容魅力独具,平民气和平常心有助于他恪守真诚,人好画好。他的性情似乎天然地结缘于黄胄,黄胄的速写热情奔放,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、感染力,阿娜尔罕在他笔下翩然起舞,丰姿卓绝。天山大漠、洪荒风雪又是那般气势恢宏。王涛喜欢黄胄的作品可为痴迷,他做了一个大本子,想方设法搜集见于报纸、杂志、各种印刷品上的黄胄作品,缉成一本剪报,用作汇画摹本。一次,他在一家地摊上看到一本印刷品上刊有黄胄作品,兜里没钱,只有一包香烟,跟摊主好一番商量,用香烟作了交换。他在街头见到电影海报上印着黄胄作品,夜里往上洒些水,濡湿之后趁人不备揭下来“据为己有”,既兴奋又紧张,回到家按捺不住冲动,写了一封未曾发出去的信:“黄胄老师,您不会想到,有一个学生在遥远的安徽极其崇拜您……”

在王涛画室,我读到他的一幅早期作品《最后一碗炒面》,长征路上,一位因饥饿而昏倒的战士躺在战友怀里,一碗炒面位于画面正中,如同生命一样珍贵,战友们端来这碗面,似乎处在昏迷状态的战士将其推开,将生的希望让给他人。这幅作于20世纪七十年代的作品乃典型的黄胄风格,构图、用墨、使线,层层皴染,力求营造身临其境般的语境。他用这幅作品敲开了浙美研究生的大门,在众多考生中脱颖而出,顺利考取研究生,在重新踏上一个起点的时候,他一定会在内心加倍地感激那位从未谋面的恩师------黄胄。

走上画坛

在王涛画室,我看到电影海报《杜鹃啼血》的原作,作于1983年,于次年发表后直到现在仍经常见于各种出版物。此作沿袭了黄胄笔下新疆姑娘的风格,画的是峨嵋电影制片厂《杜鹃啼血》一片中的演员形象,从中不难看到王涛那个时期的创作倾向,着力关注平民形像,追求朴素纯美的艺术风格。

采访期间我曾同王涛在合肥街头漫步,夜色融融,车水马龙,灯光编织着现代人的发财梦。王涛话说人生追求:“现在都在怎么比?你一平尺五千,我一平尺一万,相互攀比。怎么不和黄胄比?和艺术大师们比?因为没有可比性,差距太大了。你一个画画的,怎么可能成为富人甚至富豪?你总得一笔一笔画出来,永远不可能像商人似地日进斗金,他随便搞一个小项目就可以赚几千万,你画一辈子画又能挣多少?你到底又需要多少?作为画家,正确的追求非常重要,拥有平常心非常重要。安心做学问,把画画好,多少年以后还有人喜欢你的作品,还有人在寻找你的画,像黄胄那样,大家说到你时多少有几分尊重,画家得有这样的追求。”

王涛事业观、人生观之形成有主观上的必然,也源于皖南这片沃土的滋养。他的画室里挂着一幅前辈画家、原安徽美协主席赖少其给他的题字:“画如其人,人品为上。生活是源,自然为上。”由近及远数开去,与皖南、黄山结缘的名家中,黄宾虹十上黄山,石涛在黄山脚下住了8年,以渐江为首的新安画派更是影响深远,渊源流长的徽文化长盛不衰……历史走到了王涛这代人,他深感距离很大也因而急切。他说,人物画创作这些年来有所突破,涌现了一些新作品,但未能达到前人的高度,格调不高,亟需努力,提升业务能力,加强全面修养。

为此,他执意于报考美院。1978年恢复考研,他未能考上,接下来的一年里全力拼搏,志在必得。此时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,舍家撇业,搬住到单身宿舍里,日以继夜,苦练基本功,通读美术史。那时他连枚图章都没有,画成作品后没有章子,文联主席赖少其一看作品画得好,马上亲自刻图章。”感谢主考李震坚先生慧眼识人,考生六百,门生几何?王涛、刘国辉、杜滋龄、佟振国等,有幸成为“文革”结束后浙美招收的第二批人物画研究生,师从方增先、李震坚等名家。若干年后,得知师母欲为过世多年的李震坚先生出一本画集,苦于筹措不到足够的资金,王涛即刻接办此事,筹款出书,负责到底,为有机会回报恩师不遗余力。

绘画选择

阜阳3年、浙美3年,命运上的大起大落伴随着艺术起飞。《复苏的土地》系研究生毕业创作,表现改革开放初期北方农村发生的变化,表达内心对农民朋友的深切祝福。当时安徽小岗村发起的大包干仍有争议,反馈到文化领域,有关领导以题材过于敏感为由,建议他最好不要画了,以免惹事生非。王涛却固执己见,坚持把这幅作品完成了,并最终获评第六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。他说,我是一个从基层走出来的画家,我有恋旧情结,深知基层生活的艰辛。如果没有考研,没有社会进步带给我的机遇,不会有我王涛的今天,当我有能力用手中画笔回报社会时,讴歌时代也便成了顺理成章的选择。

由《最后一碗炒面》到《杜鹃啼血》到《复苏的土地》,以及后来的《春牛》、《夏趣》、《共饮一江水》等,王涛明显选择了现实主义创作之路,且取得了可喜成就。此后,他有意于拓宽视野,尝试创新并偏爱于古典题材绘画,陆续创作了《霸王魂》、《六祖慧能》、《庄周梦蝶》、《杜十娘怒沉百宝箱》等,取之经典传说,渲染传奇色彩,表现精神高致,不为造像的形状所拘泥而放笔直取,大开大合,奔放不羁,笔墨构成在有法无法中尽兴之为之。他长期沉浸于徽文化的滋养,历史上的耄宿大贤、画坛中的大师臣擘们为他所深深仰慕,当他感到有能力为其造像时,如同了却一桩心愿般,古典题材绘画便应运而生。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。画的是李白醉吟,庄周梦蝶,实则表达的是内心向往,是性情中飘逸率真之气。

黄山风

永不满足是王涛的性格。大处着眼则是他的人格力量。研究生毕业归来,家中一贫如洗,情急之下他给出版社画插图,一张插图20元,一晚上可以画7幅,收到第一笔稿酬140元,高兴地大声欢呼,赶紧跑到书店买书去,全然不顾生活急需。及到生活有所改善,有条件走南闯北,开阔视野,很自然地趋向于坦诚大气,对社会满怀感恩之心,乐于奉献。安徽潮阳人郭丰源做木工生意起家,在泰国发展成大企业,出任商会会长,富甲一方,捐款过亿,曾为泰国建造一座“淡浮院”,宣传弘扬我中华文明,落成之际,王涛作画相赠,以壮其盛,郭会长谢道:“哎呀,你画的是我师傅呀!”郭丰源信奉道教,王涛画的是铁拐李。

随后,郭丰源回到家乡,在潮阳的一座山上又建了一座“淡浮院”。一个人具有相应能力的时候,肩负文化使命,弘扬民族精神,无疑是人生旅途中含金量很高的亮点。

1998年初秋,王涛带领他的画家团队出走黄山,走出安徽,经过2年精心筹备,“黄山风”大型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,随后于上海、广州、太原等地进行巡回展,更于2004年春天横向联合,与浙江国画院携手举办“新世纪作品联展”,画坛黄山风,开展世纪行。以王涛的能力,个人办个展,多出几本画册乃轻而易举之事,但他宁愿以更大热忱和付出造福于他的团队。“黄山风”在中国美术馆举办,杨力舟评价说:“安徽出人才,画家的总体水平可以与江苏、陕西、广东等绘画大省相抗衡,不在金陵、长安、岭南各派之下。”刘勃舒更是激动地在展厅里大呼王涛的名字予以褒奖。展览于上海揭幕时,当地名家们几乎全部到场,方增先高兴地拍着王涛的肩膀说:“王涛,中国的水墨还是大有搞头啊”!有诗为证:

苦瓜八载恋奇峰,十上黄山是宾虹。画坛今有大将军,郭公松发共此风。

(注:“苦瓜”即石涛。“郭公松发”为王涛画院的同事郭公达、朱松发。)

展开 收起
  • 画家:

    王涛
  • 籍贯:

    安徽合肥
  • 绘画特色:

    人物画
  • 画家简介:

    王涛,1943年生,安徽合肥人。1967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。1981年毕业于浙江美院国画系研究生班。1985年起担任安徽省书画院院长。现为安徽省书画院名誉院长,安徽省美协主席,中国美协理事,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委员,安徽省政协委员,国家一级美术师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曾应邀担任第九届、第十届全国画展中国画评委,多次参与组织省内外、国内外美术界的重要展览、重大活动。应邀赴美国、德国、新加坡、韩国、日本等国家和地区办展、讲学。入编《中国美术全集》,《当代著名中国画家作品集》等。出版《王涛人物画》、《王涛作品集》、《王涛画集》、《中国当代人物画十家——王涛》、《中国画二十家——王涛》等多部画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