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间大道听吹箫 方贤道绘画溯源

乡间大道听吹箫 方贤道绘画溯源

- 作者: 吴杨

《夏憩图》

浙美的大门在方贤道身后关上之后,他离开杭州,重返淮北,把书本、教材收拾好,脱下学生服装,换上粗布衣裳,再次踏上熟悉的乡间土路。大千世界,不同的人选择不同的路。艺术之路风光无限,因其联通无可穷尽的条条小路,正如长江的源头由众多溪流所构成一样。走出教室课堂,重回生活舞台,冲动和急切兜头而来。房屋依旧、山河依旧,乡村父老们的生活依旧,还是那些纯朴憨厚的老汉,天真无邪的村童。还是那些炊烟,那抹夕阳,但感觉变了,此时所看到的物象除了真实感更有画面感,有他意于表达的情怀在里面。

一个夏日的傍晚,他望见收工的农民三三两两往回走,空旷的原野上空晚霞铺展,静谧的气氛和浓重的色彩令人满怀感动。忽然,他听到箫的声音,悠然深沉,由远而近,穿越时空间距,犹若天籁之音。真是箫吗?这可是山乡野地呀!他在惊异中循声寻去,果见一位老汉倚着麦垛吹着一杆箫,他远远地望着,担心打扰他。让他吹吧!一位农民,在一天的辛勤劳作之余,在归途中,在晚霞里吹着箫,吹得忘我而投入。且不说吹的什么曲子、水平如何?只这一杆箫与农民的形象足以构成画面感,在他眼里有着无与伦比的美和诗一般的意境。

在河南与安徽省交界的某地,刚刚走出校园的方贤道目睹了这一幕。老汉吹箫,无意中吹响艺术家内心的号角,点燃创作之火。此后,他难忘那个傍晚、那片晚霞、那一杆箫。他无数次下乡采风,寻梦似的,再也没能见到那样的情景,正所谓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。”惟其难得,所以可贵,如同梦境般,将画家引向寻觅之路,面对宣纸宣泄他的感受、他的向往。

采风归来,他关在屋里半个多月,足不出户,饱含深情地创作了《夏憩图》,作品汇集了他多年来深入农村之观感,倾诉内心深处对乡间父老的一往情深。画上的老黄牛,同主人们一道享受劳动之余的休闲时光。在一群农民中间,老人、儿童、妇女们簇拥着一位老汉,动情地吹着箫。他上身赤裸、肌腱凸显,以粗犷的线条强化人物的轮廓感和生命激情。此刻,笔墨技巧服从、服务于特定环境下的情感释放,作品不仅要展示画家所看到的物象,更要表现内心对物象的理解、认同,把真切的感受画出来。

那时,他任职于蚌埠市文化局创作组,《夏憩图》完稿,时逢庆祝建党60周年,送到省里参展,得到美术界的充分肯定,布置在展厅中心位置。就在同一年,中国画研究院成立,黄胄等人主持,举办了首届中国画展,向全国征稿。黄少华假期到北京进修,顺便扛着装裱好了的、2米×2米的《夏憩图》送到中国画研究院,得到黄胄肯定,顺利入选画展。感谢黄胄先生的眼光,也感谢黄少华的肩膀,《夏憩图》不仅入选,且成为众多展品中的亮点之一,广泛见于各大媒体,广受好评。如此起点,促使方贤道坚定信心,画农村、画农民。

俗话说,画家一生画不出几幅好画,不可能都是精品。凡精品,必是特定条件下的产物,要能代表画家的最高成就。同样,人一生会有很多机遇,但重要的机遇不会很多,《夏憩图》不会很多。方贤道坚定的信念源于艺术自觉,也源于对自身特点的了解,只有在农村,在广阔的田野里,在最为纯朴的气息中,他的精神状态和创作状态才是最好的。

《故土》

初次见面时,方贤道说他正准备去西藏,全国绝大多数省份都去过了,最想去的地区只剩西藏了。敦煌去过两次,黄山去的次数最多。农村则有空就下去,最爱去沂蒙山、太行山、陕北老区。冬天去看人,秋天去看景。

虽然是画农村、画农民,但你不能只看庄稼地,只关注割稻子、掰苞米。城市化进程日益加速,城镇人口迅速增长。随之而来,农村的社会结构、生活方式、生态环境变化很大,那种田园诗意、生命和谐在今天的时代还有意义吗?老黄牛已不多见,代之以千奇百怪的宠物狗,满大街招摇过市,是社会的富有和进步呢还是一种转型中的病态?狗没有错,错的是人。方贤道画羊、画鸡、画牛、画毛驴,却很少画狗。假如有一天,他所爱着、记录着的事物、景物大量消失,这种记录必定随着时间的延续而愈显意义。珍惜并留住它们,应是方贤道作品的潜台词。一群鸡在农家小院里蹒跚、觅食,我们现在管它们叫小草鸡。农民家里养几只鸡,捡几把蛋,换来针头线脑,油盐酱醋。对此我们这代人非常熟悉,可下一代呢?眼见这些小草鸡变得珍贵起来。我们这些城里人碗里盛的是什么鸡、什么肉?从出生到屠宰不过个把月时间。

《秋融》、《艳阳》、《又是一年好光景》和《阳光童年》等,方贤道所画皆为我们所熟悉,老乡家里有的,画上都有,草垛、老房、丝瓜架,竹篮、苞米、向阳花。没有的而他心里有,也会随手加进去,例如迎春花,一丛黄亮色,闪烁在陋墙,向拙朴浑重的画面注入灵动感,使之流畅、鲜活。画面的主人公永远是老汉和儿童,恬淡纯朴,雅俗共赏。

安徽凤阳是明太祖朱元璋的故乡。改革开放之初,凤阳小岗村农民创造了以联产承包为特色的农村改革模式,这片古老的土地再次为世人所注目。凤阳又是方贤道下乡写生的主要基地,仅为创作《故土》就曾数次来此采风,其中一次赶在小麦收割期间,农民汗流浃背,田野灼浪滚滚。他和黄少华居然在麦田里发现一段古老的城墙,墙体上的雕刻依稀可见,历经风雨侵蚀,诉说岁月沧桑,轻轻抚摸,犹如同历史老人握手。岁月留痕,人世风云,惟有老百姓的日子依旧,厮守土地,春去秋来。

《故土》获评第六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。石人石马,古雕城砖,作为岁月符号出现在麦田里,默默注视着辛勤劳作的农民。他们创造了历史,而历史又似乎与之毫不相干。兴也是百姓苦,亡也是百姓苦。农民既是勤劳的象征,也是苦难的象征,任何社会形态下的进步无不以他们的巨大付出为代价。但愿今日时下还能为他们留下点什么,留下一片蓝天,留下果树和菜篮子,一如《故土》所展示的那样,留下几抹霞光,留下农家小院那难得的宁静。

《阳光岁月》与《六老汉笑春图》

方贤道以豁达乐观的笔墨倾诉,用心表达对乡间父老的一往情深、由衷祝福。例如《六老汉笑春图》,以写意白描手法创作农民群像。劳动之余,六位年龄相仿、命运相同、相处了一辈子的老哥们儿憩息于山坡下,或叼着烟锅,或笑若春风。以线勾勒的山岗显得极为贫瘠,通过迎春花点缀而彰显生机。作品点面结合,远近拉开,在宽阔敞亮的视野里突出人物形像,将老汉放置在画面正中,笑若顽童,以此表现人与自然的亲近和谐,大美拙朴且美在生活底层。

方贤道绘画侧重以线勾勒,细部略作皴擦,线随意动,率真随性,以线的轻重缓急反映作画状态、笔性墨气。在他看来,线是可以表现气氛的,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闲情逸致,而是活生生的生活写真,以线的悠长或粗旷表现农民之单纯质朴。线条为主,适量着色,很少用复合色,以强调色线纯净,画面无染。例如入选第十届全国美展的《阳光岁月》,只用一种色,用以表现农作物沉甸甸的分量感。秋高气爽,田野无垠,乡亲们又迎来一个艳阳天,一个收获的日子、快乐的日子。

一张白纸,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。新在源于生活,美在纯洁朴素。方贤道几十年如一日沉在社会底层,与农民兄弟甘苦与共,精神上水乳交融。人无染则画无染,以其作品的朴实真切,守护着艺术家的文化良知。

成功举办过“全国首届中国画展”之后,黄胄在全国挑选14位中青年画家,于1982年下半年开办“首届中国人物画研究班”,方贤道有幸入围,求教前辈画家,继浙美之后,有机会拜在黄胄、卢沉、周思聪等人门下,研习他们的艺术,追随他们的艺德,兼融并蓄,南人北相,博观约取,旁推曲衍,在人物画领域构建独具面貌的图式,习劳守朴时,自信而执着。

展开 收起
  • 画家:

    方贤道
  • 籍贯:

    安徽蚌埠
  • 绘画特色:

    人物画
  • 画家简介:

    方贤道,1954年生,安徽蚌埠人。中国美协会员,中国画学会理事,安徽省政协会员,安徽省美协副主席,安徽省书画院副院长,国家一级美术师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作品入选第六届、第七届、第八届、第九届、第十届、第十一届全国美展,入选中国风格·时代丹青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,首届全国画院双年展,第二届全国画院双年展,第四届全国画院优秀作品展,并有多幅作品在国家级美展中获奖。作品被中国美术馆、浙江美术馆等机构收藏。2009年应德国奥斯纳布吕布克市政府邀请赴德国举办“东方田园------黄少华、方贤道中国水墨画展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