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坛“来了陌生人” 池沙鸿作品赏读

画坛“来了陌生人” 池沙鸿作品赏读

- 作者: 吴杨

看画展看什么?总想看到新作、大作。大作并非指作品尺幅大,而是大在精神品质上,从意适便,内涵丰富,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。不久前我在炎黄艺术馆读到池沙鸿的作品《来了陌生人》,便有这种感觉,一种清新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,亲切自然,应目会心,意趣简静而撩人心扉。

该画剪取一间路边店来设置人物、景象,店主是那位伏身柜台上的妇女吧?其衣着、发型及气质,更像一位城市老妇而非乡下女性。改革开放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,自然也改变人本身。城乡差异表现为二律背反:一方面是财富拥有量快速增加,城乡剪刀差继续拉大;另一方面是精神面貌的群体性改善状况,农村并不亚于城市,穷则思变。大到乡镇企业异军突起,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,小到人们的衣食住行,只要城市里有的,乡下人亦不甘落后。于是我们便看到了小店里的这群人------昔日的乡巴佬,今日的“两栖人”,许多固有的、直接表明个人身份的传统称谓正悄然发生变化,正如池沙鸿作品《小满》中的题跋所言:“乡镇企业也时兴称呼老板为总裁。老总很忙,来去匆匆,连镇长也很难找到他。”若以年龄论,小店里的人们分别代表着三代人,如果说那位安详的老伯脸上还有若许昔日农民的烙印,作为第三代的清秀女子则完全是这个时代的新人,乡土气和沉重感早已离她们远去,而代之以轻松、时尚。

一间乡间小店,折射出时代变迁的某种缩影,透露着作者所欲揭示的创作意图。池沙鸿作品的可贵在于紧扣时代脉博,热切关注社会底层所发生的嬗变、所展现开的希望,他放笔直取,当歌则歌,作品生机勃勃,充满阳光感和亲和力。他不以技巧取胜,不受南方传统绘画风格束缚,不刻意追求个人面貌而作茧自缚,不掩饰自己的平民心态,而只以普通人的善良去关注他人的善良,热切讴歌为劳动大众所传承着的至诚、纯朴、勤劳、友善等种种美德。

在《来了陌生人》中,作者运用水墨语言特有的含蓄及朗润,调动各种对比关系-------白与黑、浓与淡、老与少、简与繁、涩与柔、厚与薄,等等,营造着亲切祥和的氛围,形成宽泛厚实的语境,既随意,又和谐,我以为是难得的平民化语境而又不失传统法理、水墨精神。就我对杭州画家群体的了解而言,深感池沙鸿的尝试近乎个例,也所以难得,也所以可贵。

其时,我由浙江金华转道古田山自然保护区,经安徽屯溪、黄山去往杭州采访,途中亲历过池沙鸿画笔下的山乡小店,但见青山绿水,满目葱茏,溪水淙淙伴山道,翠竹掩映几间屋,放眼望去,到处都是画面。池沙鸿以此作为生活基地,踏遍这里的山山水水,与当地百姓保持着鱼水般的密切联系,情系于斯矣,画则情趣饱满,源于心得。

1956年,池沙鸿出生于杭州市,父亲在出版社工作,一家人居住在一所大杂院里,大到有四五十户人家,大伙进进出出,非常亲近友善。从小到大,他的生活轨迹平凡普通,总是跟很多人在一起,虽是文化人生活环境却大众化,由此养成了平民心态、平民意识,拿起笔来就想画劳动人民,画身边那些熟悉的人和事。

中学毕业后他上山下乡,年出勤310天以上,远高于290天的指标要求。在感情上、在人生志向的形成上,他已然融入到普通劳动者中,春节通常都在乡下度过,为乡亲们演戏、画画,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在乡下,他的油画作品参加了省展,连环画作品在媒体上发表,由于小有成绩而体会到生活对于艺术的至关重要,并一直保持着这种信念。他也终因绘画特长被招工进城,成为一名描图工。时值“文革”后期,全国恢复高考后,他边工作边复习,如愿以偿地考入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,当时的系主任是顾生岳先生,并有幸追随方增先、宋忠元、吴山明等前辈画家学画,研习水墨修为,探究传统精神,将生活的给与同专业要求同一起来,幸运地推开了高等学府的美术殿堂。

大学毕业后的20年间,他先后在省文化厅和群艺馆工作,任职美术室主任、业务副馆长,长年从事群众美术普及工作,大部分时间泡在深基层,习劳守朴,躬行得道,积累了大量的创作素材。

准备好了,机会也随之而来。生活中,只要能永葆积极进取之心,保特良好心态及献身精神,总有一天会交上好运。

2002年,池沙鸿被调入浙江画院,成为专职画家,踏上了幸运的快车道,在他看来,机遇似乎来得太突兀、太快了,终于能有大块时间画大画了。如此感恩之心源于他的平民心态,也成为自我督促,回报社会的动力,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他画了6幅大画,连获中国美术“金彩奖”银奖、首届中国美协会员国画精品展银奖,入选第二届全国画院双年展,第十届全国美展和全国人物画展,以其生活积累、学术水平及创作热情迎来早期的收获季。

在我看来,池沙鸿更像一位北方画家,衣着简朴,诚恳敦实,宽厚的肩膀足以挑起任何一副重担,勇于担当,负起责任。他说,作为国家养着的画家,一定要有国家意识,肩负起理应担当的社会责任,做一位称职的专业画家,明确方向,恪尽职守,走出属于自己的绘画理念、绘画方向。画出激情、画出特色、画出气度。要学习老一辈艺术家的榜样,做到笔墨紧随时代,讴歌社会主流精神,倡导文明和谐前景。

优秀的绘画作品必定注重精神性,对于画家的修养具有相应要求,促使其抓紧读书,注重理论修养,学术底蕴深厚。也迫使你在深入生活的同时,更加用心地感受与积累细节,用心体会劳动者的艰辛与快乐。池沙鸿绘画不拘泥于技巧,有意识地淡化水墨的神密感,不作过多的渲染、烘托,而是直奔年主题,全力塑造主体人物,画面简洁明朗,人物形象鲜明,凸显别样审美。他说,我们的工作就是画画,难在专心致志,认真创作,三五年一个档期,争取有所提高,多出几幅力作。

江浙画家群体庞大,人才辈出,以高深的学术造诣饮誉画坛,引领风尚。在这样的舞台上,池沙鸿的出现和作为也许微不足道,一路走来不易。难得他平和、简静、低调,笑看名利,以画为乐,坚持既定选择,作画宁拙勿巧,《春信息》、《又绿江南岸》、《欢迎到我家》等,无不清新纯朴,充满温馨之气。满怀深情地表现社会平民的生活状态,因为鲜活,所以感人。因为平实,所以深刻。

《又绿江南岸》得自一次山里采风。皖南有个地方叫齐云山,乃道教圣地,以前也曾去过,行人稀少,寂然无声。这会再看,满山遍野全是孩子,欢乐异常。虽然大多来自农村,从衣着上看,同城里的孩子已几无差别,带队的青年教师则更是洋气、时尚。过去也是这座山,却根本看不到这种景象,以道教的博大精深,与孩子本不搭界,唯其有了物质基础,社会进步,也才有一山的欢歌笑语,寻祖觅宗,感受大自然的熏陶及祖国文化的博大精深,独特魅力。正是眼前的这番景象及感受,促使池沙鸿创作了《又绿江南岸》,表现青年老师与孩子们走出校门,亲近自然,寻求文化陶冶,放飞人生理想,憧憬自然和谐所带给他们的快乐,缘物寄情,喜气洋洋。

《春信息》又名《书声朗朗》,画中主角也是一群孩子。池沙鸿在跋中写道:“浙南山区一些地方虽不富裕,村童却百分之百上学读书,预示着这代人将再次上演山乡巨变的景象。”这幅画的耐看之处在于以浑厚的墨色衬托山乡孩童稚气未脱的脸庞,他们全神贯注,埋头学习。学风自善,养育心智,令人一望而心生体恤,心生感动。屋内,桌椅破旧,墙壁灰暗。窗外,柳枝摇曳,春风拂动。明与暗强烈对比,动与静彼此呼应,借景抒情,倍感亲切。

浙南、皖南,山道弯弯。连年升温的旅游热中,出现了一群叫“暴走族”的团队,结伴而行,自讨苦吃。他们翻山越岭,风餐露宿,希望通过亲近自然,抵御都市生活带给人的精神困顿与过量压力。《浙南古山道》以此为诉求对象,将其放置在身披蓑衣的当地农民中,促成时尚同淳朴对话,城乡在零距离中接触,显示出特有的时代特色及作者观察生活的视角,驾驭题材的能力。为创作此画,他进山采风,且留搜求,试着向山民买蓑衣。还真找到了,山农说,这种老东西贵得很呐!他花70元买了一领,用于创作且作为一件收藏品放在画室中,睹物思情,心在山乡,旁推曲衍,造化神功。因其选题新颖,视觉独特,人物鲜活,《浙南古山道》入选第十届全国美展。采访中,我在池沙鸿的画室里见到过这件蓑衣,以此为起点,他还将收藏更多的乡间物品,继续关注这些物品背后的故事。

有一个叫温岭石塘的地方,年老的渔农以讲故事的方式打发时光。他们在太阳下坐成横排竖行,前面的讲罢后坐到后面去,后面的换到前面来, 大伙轮流着讲。讲得好再来一个,讲得不好,摆摆手赶紧靠边。午间回家吃饭,饭后再接着讲。池沙鸿目睹此景,感觉特有情趣,画面感好极了,悄然观察了两个小时,既没拍照,也没画写生,生怕影响了老人们的雅兴。

这幅画他还没有画。和其它许多素材一样,通常要酝酿一段时间才能动笔。美好的感受弥久愈香,要放到最佳时机,唯其情满于胸,方能喷薄欲出。

展开 收起
  • 画家:

    池沙鸿
  • 籍贯:

    河北清苑
  • 绘画特色:

    工笔画人物画
  • 画家简介:

    池沙鸿,1964年生于河北省清苑县。1983年毕业于河北省工艺美术学校。1989年毕业于天津美院中国画系。2004年毕业于中央美院博士生课程高研班。中国美协会员,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副主任,教授,研究生导师。中国工笔画会理事。作品入选第七届、第八届、第九届、第十届全国美展,其中,第七届、第九届获铜奖。获首届全国中国人物画展银奖,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铜奖。荣获“97中国画坛百杰”称号。入选“百年中国画展”。入选“天津当代国画优秀作品展”十人团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