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系草原,与爱同行——简析任继民绘画的特色美

情系草原,与爱同行——简析任继民绘画的特色美

- 作者: 吴杨

我有事没事会时常想到任继民,我俩是一路人。我赞赏继民的本色美,朴实真挚,待人以诚,在庞大的画家队伍里,在高招迭出的环境下,他以其本色固守,反倒显得极其难得,极为优秀,他以自然、轻松,忘我般的表现从事绘画,终成大智若愚般的状态。他的画同他的人一样,不事雕凿,朴实自然。他的画侧重于表现藏牧民父老姐妹们的生存状态,在辽阔的草原上,在明静的雪山下,在肃穆的寺院里,她们或忙碌或闲适地劳作、休憩,与世无争,安享太平。生活宁静和谐,崇尚和平安康。祖先给了他们足够的智慧,促其淡定、坚韧,全身心守护心灵之神。在继民的作品中,他们是善良的化身,吃苦耐劳,待人友善,作品处处洋溢人性之美。

他喜欢画老实人、普通人,以此表达他的倾向性,推崇平凡普通,歌颂真诚善良。他画老迈温敦的长者,脸上写满沧桑,一看就知有很多故事、很多经历,他们一生简朴,也一生虔诚,所有的努力和从容都可解释为希望不泯,相信来世更好。他画相夫教子的妇女,画她们的恬淡、坚韧,默默奉献,不求索取。她们是草原之神,也是艺术之神。我读他的作品,分明感觉到草原女性带给他的艺术激励。他只为绘画而来,其它都不重要,如此简洁的人生理念恰在草原上得以践行,那些挤着羊奶的或是转着经轮的藏族姐妹,举手投足,款款深情,其本身就是艺术品,值得你一趟趟地跑,一张接一张地画,画出她们的宽厚、淳朴,画出她们的内美和坚毅。无论外形还是气质,她们都值得艺术家为之折服、为之努力,由此诠释对美的理解和表达。

这个世界,精神上已经太过庸俗,泛滥成灾的虚假欺诈,超越道德底线,危及社会良知,人与人之间已无诚信感、安全感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人们看到了草原,也感谢草原,感谢草原儿女仍然恪守诚实无欺的品行。

早在一千年前,希腊学者就已经得出结论,真正的幸福是一种心灵之物,它并非依赖于满满的钱袋或是功成名就后众人给与的喝彩。中国人认为社会财富,“不患寡而患不均”,“君子忧道不忧贫。”老子举凡“五色”、“五言”、“五味”,认为缤纷的色彩令人眼花;美妙的音乐使人失聪;丰美的食品多则无益,皇帝吃什么都不香;驰马打猎,使人放纵;奇珍异玩,使人丧志。老子由此得出结论:“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,故去彼取此”(见于《老子·十二章》)。提倡温饱适度,反对过度享受。眼下,我们仍处在非常时期,因为极高匮乏过,所以特别想得到。继民画草原,画藏牧民,实则是他的生活态度,有他的价值取向在里面,他是典型的“温饱主义”者,心平气和,自得其乐。他在草原找到知音,思想不再漂泊,心灵极度宁静,所画人物成为他的精神载体。

继民特别喜爱画藏族女孩,他称之“草原花朵”。她们黑亮的发辫,圆润的脸庞,一双大眼睛明净清澈,天真无邪,静静地注视着什么。她们是美的化身,朴素、纯粹。在艺术的百花园中,最能令人心动者莫过宁静、单纯,它直抵人们的心灵,唤醒良知,与爱同行。在一个俗文化盛行,大环境躁动不安的社会背景下,任继民的画清风拂面,给人以美的享受,看他作品里的女孩,油然而生惜爱之情,惜乎女孩之美,爱那作品之静。

继民谦逊低调,不善言谈,一向独来独往,只把生活赐予他的恩惠、感动留在心中,默默酝酿,化作笔墨言说。好的笔墨一定是真情实感的自然表白,自然流露。

继民作画侧重写实性。在拥有草原之前他还只是美术爱好者,草原和藏牧民促其实现了画家梦,激发起他的绘画才情、创作冲动,找到感觉,进入状态,且很快形成特有的画风,清新宁静,自然素朴。他秉性固执,用情不移,既与草原结缘,始终不离不弃。他牢记卢沉先生的叮嘱,画画好比打井,不要到处打些窟窿,而要选好地点之后一直往下打,一直打到出水,最好能打到泉喷水涌。艺术是生活的派生,生活面貌决定或至少影响着艺术取向。藏牧民特有的简朴及其宗教虔诚既有画面感更具精神性,只须稍作提炼,定是好画无疑。继民以其对草原、对藏牧民的深入了解,深切地认同确立了绘画的基本格调并以此打动观众。

继民作画强调精神性,注重刻划人物神态,举手投足,眉目传神,生活的景象、气息很自然地沉浸在作品里,散发浓郁鲜活的律动,也因而很易于被观众所接受,以其生命真实发生精神感染。继民作品的亮点无疑是眼睛,藏族女孩的眼睛又大又亮,神情专注,以其忧郁沉静,令人呯然心动。我向以采写名家著称,2005年之前的任继民尚无名气,可我看到了“草原花朵”,且认定作者必能成名。我与继民的相知相交,得益于女孩眼神的引领。

继民作品颇具立体感、雕塑性。这种感觉一定要建立在造型准确,基本功扎实的基础上。为此,他坚持速写练习,突出手部等重点部位,把手画活了、画准了,画出变化、节奏,画到手会说话,一幅人物画的亮点就有了。还不够,还要关注笔墨效果、画面构成。为此,他远赴敦煌画写生,通过临摹壁画寻求触类旁通。他喜欢收集民间的老东西,用这些东西养眼、养气、养性情,以这样的画外功夫滋养和提高作品格调,使之趋向厚重,内涵丰富。

继民作品突出书写性,线条生动流畅。杨之光一笔下去,既有笔墨神韵,又有光影效果。方增先汲取写意花鸟画的形态,改进人物画,丰富了笔墨构成。还有周思聪、李世南、王子武。凡是成就斐然者,定有过人之处、独特之处。继民说:“画画就是修炼,越到后来越低调,一座座高峰立在那,要学的东西太多了!”什么叫笔墨?水是怎么回事?墨是怎么回事?张这样说,李那样说,要真正吃透、真正入门非常困难。继民从书法入手,从读书入手,从追随大师们的足迹入手,循序渐进,不骄不躁,终得“入门”之功。我读他的近作,明显感到运笔自信洒脱,造型准确自然,状态沉静稳健,渐入佳境。

2005年前后,继民找到感觉,脱颖而出,建立起最初的藏民绘画体系,确立了题材拥有及风格取向,也即卢沉先生所说,打井的地点找到了、选准了。这之后他并未急于求成,没有急于卖画,迎合市场,宁肯不卖画也要读书,也要补课,以其平静沉稳,不急不躁,表现出良好的心理状态。例如他每天坚持练字一小时,早晨起来后的第一件事是练书法,已经坚持10年,各种碑、贴、草书、行书,习练不辍,养成习惯,尝到甜头,成为乐趣。“甜头”是书对画的影响,提笔在手,抒情达意,线条能把进步告诉你,朋友和他自己都能明显感到这种进步,每年都有所提高,有所发挥。线活了则有益于完善造型,在造型准确的基础上追求气韵生动。

同时,他画速写,练素描,研究西画的构成方法,寻求现实主义题材绘画的基本要素,力求具像、生动、感人,突出作品的精神性。具象又要生动,靠什么调整两者间的矛盾?靠练习草书,做到运笔俊健,骨力颖脱,画面清新张扬,富有生活气息,以其扎实的功底,稳定的发挥创造新的成果,展示新的作为。

又,《无语的藏歌》见于2005年5月21日《美术报》

无语的藏歌

我17岁当兵,学报务,课堂学习时老爱看小说、看杂志,曾被撵出课堂而不悔改,指导员说我人不差,就是太任性了。我思想有“病”、“病根”在画上,如果不叫我画画,可以自杀。我的当兵津贴全买杂志了,《连环画报》、《小说月报》、《鸭绿江》、《美术》、《当代》、《十月》、《萌芽》。喜欢读书,喜欢书里的插图,喜欢画。这个月发下津贴,赶紧还债,紧接着再借钱再买书下月再还。欠债却越还越多,直到复员,复员费一百多块,是我20岁之前见到的最大一笔钱,全还债了,然后一身轻松地回家了。

是一段多梦的日子。梦里设想到了25岁能画点成绩出来吧?哪想到了35岁时还啥也不是。现在年过45了,感到刚刚入门,刚刚开始。

第一章 25岁,业余积累

1959年,继民出生于鞍山市一个工人家庭,受父亲影响,从小喜欢画画。父亲未能画出来,认为此路不通,劝儿子放弃,喜欢和生存是两码事,老百姓还是得顾生活,实际点。但他很快发现,儿子岂止是喜欢,简直就是迷恋,画画可以不吃饭,找个地方躲起来画,可以整天不吃饭。画蜡笔画、水彩画。画雷锋,画样板戏里的人物。上小学时,他所在的班级因画画而出名,低年级比高年级画得好,继民又是低年级里画得最好的学生,带动了全班喜爱画画。上中学时,跟美术老师学画连环画,并且能画伟人像了,画了两张主席像而破例应征入伍。

特想当兵,因为特想画画,要是能当上放映员就好了,学画的条件好、机会多、时间有保障。领导却派他当了通讯员,收发报纸信件,爱好仍在画上,抓着战友当模特,自己琢磨着画速写。咋就没琢磨过入党提干这类事?那个年代,平民子弟争相入伍,图什么呢?不就图个入党提干改变命运么?以继民的内秀聪慧,生性勤奋,又有专长,应该大有机会的吧?要怪怪自己,生就的死脑筋。

生活中就有这样一种人,只为一件事而活,一条道,一根筋。生活会给他们以教训,把对付普通人的办法来对付他们,也考验和筛选他们,最终可能所剩无几,那必是真正的强者。

复员回到鞍山后,继民分到一家国营企业上班,为有时间画画,曾强烈要求打更,结果当了5年电工,坚持业余习画。变电所有间五六平米的小房子,晚上是值班室,白天是他的画室。寒冷的冬季,隔壁大房子里炉火通红,工友们扎堆聊天、打牌,热热闹闹,他独自呆在冰冷的小屋里画画,冻习惯了,也就能熬得住了。

那时宋雨桂已经出名了,木溪又出了冯大中,自学成材,一夜成名。鞍山业余学画的风气也很浓,很多人报考职工业余大学,学制两年,老师来自鲁美,科班出身,机会难得,教的、学的都很认真。其时正热播《加里森敢死队》,万巷皆空,继民一集未看,全力以赴上夜校。上课以外,早晨的时间亦充分利用,争分夺秒,四五点钟起床,天刚蒙蒙亮便和其他同学陆续赶到鞍山二一九公园,三五成群画写生。

继民正是在这期间补上了基础课。

继民起步于自学,有一定基础,有强烈的学习愿望,虽有过悲观,终未失志向,自我激励,创造机会,通过北京求学,获得真知灼见,信心大增。

第二章 35岁,北京求学

1984年,继民应朋友邀请初次进说,借了四百块钱作盘缠,花10块钱买一兜青菜可以吃一礼拜。那时求人也容易,作曲家刘炽多大的名气,没一点架子,聊起来特投机。说吧,想找谁吧?想拜谁为师吧?只要他人在北京,都没问题。潘兹怎么样?想不想跟他学?没等继民反应过来,刘炽还真把泰斗级的人物给请出来了。老人衣着俭朴,和睦可亲,跟老工人似的。可惜继民不会工笔,没有做好准备,没有师徒缘分,错失了一次大好机会。

无论怎样节省,四百块钱还是很快花完了,只好打道回府。

回到鞍山后,为尽快凑足一笔求学资金,他毅然辞去国营大企业悠闲的工作,学做生意,干了一段时间彩扩,赔了好几万元,改行搞装修,干得比较顺,除去还债,还剩下几万元,赶紧收摊,带着这笔钱再次进京求学。

继民这批习画者有个很自然形成的团队,以王明明等人为导师,以北京画院为依托,在特定的年代,从四面八方走到一起。人在北京,花的地方多了去了,3万块钱也经不住花,一年后,只好搬出条件相对好些的住房,到水西村租住,南海岩住村东老杨家,任继民住村西路边房。

环绕着朝阳公园,西边是水西村,南边是水碓子,东边是麦子店,再往东是辛庄村。陆续到北京画院求学者大都租住这一带,是为北京较早的画家村。岂止画家,房租便宜,小商小贩都来了,拉板车的、检破烂的、开小店的、揽皮子的、做沙发的……五花八门,行当多了。做一套沙发百十来块钱,多便宜,继民也需要,画累了可以坐一会儿,可惜租房太小,没地方搁。租房是一间放杂物的临街小店,继民看好屋顶有扇小天窗,一束光线探照灯似地投向画案,光线特好,方便画画。

1994年的冬天来临了,有天深夜外出归来,继民感叹道:“路边这么多亮着的窗户,哪怕有一户门窗为咱打开,能进去喝口热水也行啊!”

很显然,深入地体会生活磨难是名家之路上必定要逾越的门坎。坚毅、耐心有时比才华更重要。

终于有一天,连小房也租不起了,继民再次搬迁,由画友王非介绍,住到了寺庙里,替佛教研究所看房子,既可省下房租,环境又特别适合作画,特别投入,感觉自己像个出家人,若果能摆脱尘世俗务,专心画画该有多好啊!

那是继民来京后住过的最大的房子,一间大空房子里只有他自己,偌大的潭拓寺时常也只有他自己。爱动了,到附近老乡家里花钱吃顿饱饭,更常常以方便面等简单的食物聊以充饥。有月光的夜晚才敢壮着胆儿到门外站会儿,黑糊糊的大柏树伫立在庭院里,树丛中、深山里传出一些怪怪的声音,令人不寒而栗。明王殿前的两棵菩提树居然完好地保存到今天,不知是否靠了佛的力量。春天来了,菩提树的叶片闪闪发亮,月光下潺潺如水,阳光下编织如虹,手捧速写本对着大殿写生,对着大树写生,真是难得的快乐和享受啊!画画多好,一个人静静地体会寂寞、享受寂寞,一个人在这种时候特别容易感动,画画特别投入。

春天来了,赵朴初也来了,视察寺庙。他亲切地和继民打过招呼说,你这位画家找的地方好呀。你的斋号叫“无语斋”,有什么寓意吗?继民笑而不答。无语嘛,不回答也算是一种回答。显然,这斋号是潭拓寺送与他的,是寺院习画的一种心得,是菩提树下的智慧显现。

假设换一个人,趁着朴老雅兴,纸笔又都现成,还不得赶紧求幅手书,请朴老将这斋号写下来该有多好啊!

也就在这年夏天,抱着破釜成舟,最后一试之决心,继民和朋友联手,合租了一个摊位,参加首届北京艺术品博览会,展品皆为借住潭拓寺期间所作,技法上虽有不足,却以真挚的情感取胜。一位加拿大籍老外走到他的摊位时不走了,掏钱了,买了两幅画。钱虽不多,意义重大,使困境中的继民看到了希望。

缘分是人世间真实的梦。这位叫易尔迪兹南希的加拿大博士因为喜爱中国文化、中国绘画而成为伯乐,成为继民事业上的知音。继民的作品逐渐走红,价格不断攀升后,她就买不起了,而以联系办展的方式,把他和他的作品介绍给越来越多的外国朋友。

在朋友们的鼓励下,他试着在北京画店搞了次小型小展,30多张画都卖了,每天都能售出四五张,连画店的工作人员都为之惊喜,始料不及。

这年秋天,在先后租住过七八个地方之后,他在顺义买了套独居,租辆小面包,将被褥等物,书籍纸张,收拾一番,一个人便把家搬了。独自在北京打拼8年了,总算有了自己的窝,有了天大的改善。搬完家,关上门,趴在水泥地上哭了一场,能有今天,深感来之不易,自当倍加珍惜。那时也就特容易感动,感谢买画的朋友,感谢老师同学,感谢北京,感谢生活中所有的一切。带着这种感恩的心情,他更加投入、更加勤奋地作画,完全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,跟外界很少接触,顶多下楼买菜时跟人打个招呼,就算交往、交流了,一天说不上几句话,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创作上。顺义5年,一直保持这种状态,潜心作画,日积月累,有了量的积累,方有质的突破。前来看望的朋友,见他画得这么辛苦,生活这么清苦,无不为之感慨、感动。房子原封没动,没有任何装修,生活极为简单,能维持所需就行。画案是自己做的,找了几根木头,买了两张木板,用自行车到小店里带回来,中途还被风刮断了一张,钉巴钉巴,能用就行。

第三章 45岁,尝试成功

作为难兄难弟,我请海岩形容一下他眼里的继民。他沉吟片刻说,我感到继民天生是块画画的料,除了画画我不知他还有什么其他爱好。海岩说,继民的画安详、淡雅,跟他的人是一样。

以笔者对继民的观察,也觉得他这人的特点就是静、就是纯、就是雅。他出入展会,朋友往来,总是悄无声息,你不开口他不开口,顶多冲你笑笑,打个招呼算不错了。不愿随意表达感激、表达谦恭的秉性是很难得的,只有一些出众的人物才有。他把聪慧和情感都留给了画。

北京求学之初,两年内找不到感觉。以前的东西不能画了,新的体裁、感觉又找不到,太痛苦了!画画有那么难吗?把握人物画创作要素的诀窍是什么?绘画就是从造型上、情节上表现人与人、人与自然、人与社会间的关系及其变化,用艺术的语言说出你对这种变化的观察、理解和认识。这就必定从两方面对画家提出要求:一是认识能力;二是表现能力。继民写道:“对于传统的理解、笔墨的理解、生活的理解是无止境的。笔墨可以表达人类美学与人性情感的无限深度,就看你如何认识、把握。薄薄的宣纸可以承载深情厚谊,问题是你要有能力把想说的话说出来。”

以笔者看,继民在下列诸方面获得成功:

其一,浓浓的亲情,也即作品的抒情性。继民性格内向,多愁善感,经常为忧郁的情绪所困拢。但他同时又是一位大度豁达之人,重友谊,尚真诚,哪怕有碗白开水也能为之感动。一旦面对甘南,面对虔诚的佛教徒,而对生活极为清贫而情怀高洁纯朴的藏牧民群众,犹如置身理想中的偶像之间,兴奋极了!那种无拘无束的浪漫,神秘虔诚的宗教感,朴实无华的性情美,以及新奇艳丽的服饰等等,太让人着迷了,一看就知道这正是我要找寻的东西,情感呀、笔墨呀,一下子就找到了附着点。虽是初来乍到,感觉早就认识,感觉就像老朋友,就像自己的家乡、自己的亲人,大家可以手拉手坐在地上,可以一起唱歌、说笑。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,大家都是老朋友,地球上最友善的人走到了一起,没有任何障碍。我可以吃你的东西,你也可以吃我的东西,根本就不分你我。大人的笑声像小孩,小孩的笑脸像花朵,每个人都是最快乐的人。

苦苦求索着绘画灵感却原来在这里,在藏牧民的长跪中,在母亲慈爱的目光里,在少女清纯的眸子里。那眸子令你无法回避,你可以答应女孩的任何要求,需要上学吗?我拿钱。愿意到北京看看,到天安门前、金水桥前留个影吗?我赞助。

但女孩无言,藏牧民无言,他们什么都没说,又什么都说了。美术,美在无言中。继民的成功在于他深切地爱着笔下的人物,关心他们的命运,深切地为之祝福,把自己那颗善良的心化作一颗颗无言的眼睛,向人世间投去深情一瞥。在这里,他找到了情感之归宿,当然也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。

自从过去甘南,几乎每年都去,有时一年去两次。自1996年始,已是九上甘南,欲罢不能了。

感谢明明老师。当年,他奔着北京画院、奔着明明而去,喜欢他的审美,喜欢他那自然流畅、不事雕琢的画风,但在形式上,谁也不能碰,老师的东西也不能碰。大树当然有萌凉,继民却一定得躲开,而另外找一顶自己的草帽,老师也在帮他找。一天,南海岩买好去兰州的机票,准备第二天中午走,突然接到院长通知,要他赶快跟继民联系,让继民也去,一起作个伴。

这一去,柳暗花明。这一去,豁然开朗。

其二,以唯美为基调的写实性。改革开放以来,一些优秀画家在初出芽庐之际,往往为外国收藏家所最先发现,慧眼识人,继民也不例外。一位日本朋友断言其将来必成大器,那天,这位叫大?规郎的议员走在展厅里,突然停下脚步,他看到了什么?一位藏族女孩沉静的眼睛,感到心一下子静下来了,周围的一切一下子静下来了。哇,这种感觉真好!这正是我要的东西!他一万块一万块地喊着钱数往上加,志在必得。他拿出自己的收藏图录给继民看,全是中国画坛的顶尖级人物。

继民先后在加拿大驻华使馆、美国使领馆在华俱乐部、联合国驻京机构等场所举办过小型展览,大受欢迎,众多国家的使领馆人员、文化参赞、外交官都买他的画,无论从事经贸活动或是文教工作的老外都买他的画,不断有人提出愿为他出国办展铺路搭桥。

一位老外讲,任先生你把藏民画得太美了,是不是你心目中的情人呀?他买了画,也去了甘南,且一去再去,欲找那画中之人,直到如愿以偿,回京后对继民说,哇,我终于看到了漂亮女孩,真的很漂亮,不像是边远地区的苦孩子,倒像是高贵的公主,很有气度,以前委屈你了,你是对的,漂亮是真的,我每天早晨一睁眼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的画,她带给我快乐。

如此由衷喜爱,给继民以信心和感动,促使他更深入地考察了解藏牧民的生活,走进他们的生活,发现美、发掘美、表现美。美的、善的,也才是大众的、世界的。尤其藏族女孩那种原始优雅,那种天然去雕凿的清纯亮丽,如诗如歌,舒展畅漾,能以画笔走进她们的世界,不啻是上天的莫大恩赐。从她们的眸子里,继民找到了人世间最可宝贵的东西。他小心翼翼,万般珍惜,以其虔诚之心,画那沉静之美。

美,自然要求写实,写实则不能回避造型上的至高要求。继民给我翻看他以前的东西,如《岸》、《塞风》等,这些作品他曾一画再画,一幅作品历经数月甚至数年而成。造型虽有不足,但他依旧用在新近出版的画集上,是肯定其精神性,是记录其曾经走过的一段历程,是有意暴露其弱点,从而痛下决心、痛下功夫。作为自学成才者,较正规院校、科班出身者,有其先天不足。问题在于如何变不利为有利,变压力为动力,将自己激励起来。无论自学还是科班,面对绘画这门学问,你都得在时间的打磨中接受考验,没有千锤百炼,休谈精品上品。

采访中,继民一再话说他的各位恩师,明明、卢沉、周思聪和罗尔纯。罗老师执教于中央美院,俩人相识于潭拓寺,罗老师去寺里写生,一见如故,促膝谈艺,聊得投机,先生住下来不走了,空荡荡的大房子里终于有了温暖的气息。罗老师是李苦禅的学生,画得好啊!画展上却不敢看自己的作品,总觉得画得还不行。周思聪走了一年之后,继民参加过一个纪念座谈会,会上有人提出要给周老师定大师,卢沉马上反对说,不要说这个。现在,卢沉也走了,画坛痛失巨擘,学子痛失良师。卢和周为什么受人尊敬、受人受戴?面对他们的榜样,我辈应看到差距。继民到画院求学时,周老师已经病得很重了,画院里见不到她,只能到家中求教去,先后有四五次吧,周老师看到他的作品,提出手的处理还应再概括些。周老师说,你是用干笔画的,但看上去还挺润的。手是有表情的,你得再下功夫。周老师是用心作画,痛下功夫的典范,继民的她家里看到一些小幅速写,画得真好,要能出版就好了,周老师却说画得不好,要能出版就好了,周老师却说画得不好,还不行。继民曾帮周老师搬家,好不容易调一处有阳光的房子,住了一年,她人就走了。

但丰碑永存,必将激励有志于美术事业的年轻人,崇尚真善美,画出大趣味。到北京打拼的画家盈千累万,最终能立足于画坛者不会太多。其成功与否,取决于作品,取决于趣味。你是大趣味,你就下大功夫。你是小玩闹,你就打水漂。继民的作品并非完美,市场看好,朋友喜欢,走出国门,前途光明,原因有许多,非笔者所能一一洞悉,详说细叙。就其习画经历、师承源渊及心路历程看,从底层一步步走出来历经千辛万苦,成功来之不易,自会倍加珍惜,自会选择今天这样一条绘画之路,由崇尚美到表现美、传递美。

其三,以坚持传统为基础,追求笔墨韵致的相融性、时代性。在接触甘南,确定以藏民为主要绘画题材之前,继民画过古意人物,通过翻画报,通过搜集到的剪辑资料,画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,盲目而随意。正是甘南唤起他强烈的回归感,回到内心向往着的、一直苦苦寻找着的那方净土。以藏牧民为绘画题材者已大有人在,不乏高峰,油画有艾轩,国画有黄胄;年长者有李焕民,年轻辈有史国良。远的不说,师兄弟南海岩已被广泛认可,风格已经出来了,他可以不躲你,你不能不躲他。

躲不开的是传统,大功夫还是要下在这里,要一笔笔地画出来。继民的优势就是时间充裕,就是静,以静制动,宁静致远。若非绘画所需,下去与生,他不到外面跑,可把精力全部用在绘画上。

海岩画藏民,色彩浓重浑厚,造型准确细腻,其强烈的视觉效果实属罕见。继民画藏民则走着静的路子,追求清新、淡雅,取其宁静祥和的笔墨韵味。他和海岩都跑甘南,年复一年,找感觉、感情,求细化、深化。每去一趟,回来后都会往画里再走一步,找出缺憾,及时调整,不断地有所体会、提高。感情上同那片土地离得越近,绘画的外在形式上也就相距越远,淡化形式感而强调精神性。

继民另外又去过陕北、青海、安徽等地。同朋友一起,驱车40余天,跑遍新疆。徽州的古民居,木雕、石雕;新疆的古遗址,浮雕、壁画等,都为他所由衷喜爱,念念不忘而乐得借鉴,其作品无论人物造型还是构筑背景,均有浮雕感,清新淡雅的笔墨韵味附着在浑厚拙重的皴擦渲染中,极富厚重感。

继民说,我是吃杂和粮的,反正是“游击队”,从自学走过来,不在乎别人怎么看,只要能画出我内心的真实感受就行。他研究油画,吸收版画,坚持练书法,对当代顶尖级表现主义大师们的作品特崇拜,他们的绘画语言源于心灵,也才有强烈的个性和震撼力。

其四,以弘扬人性美为主线,着力表现普通人的内心世界,通过画面,唤起世人对他们的关注和尊重。如此等等。

我说的对吗?我不知道。我同继民打过几次交道,他也内敛,我也拘谨,两个不会说话的人却偏偏都喜爱画,于是有了缘,也有了上面的文字。继民的意义不在于文字,毁誉悉听尊便。继民的意义在于执著追求,不为世俗所动,坐得住、走得远、画得勤,忌恶俗、尚本真、求高远。继民五官端庄、面相清癯,一双小而有神的眼睛如一汪深而清澈的湖泊,对于他及作品的准确评价,答案应在那湖泊里。

展开 收起
  • 画家:

    任继民
  • 籍贯:

    鞍山
  • 绘画特色:

    西藏风情人物画
  • 画家简介:

    任继民,1959年生于鞍山,祖籍山东。1993年入北京画院研修班,师从王明明先生并得到周思聪、卢沉、罗尔纯诸先生指教。1994年借住北京潭柘寺内潜心创作。1996至今先后十数次赴藏区采风,致力于民族题材创作。1996年在北京画店举办首个个展。1998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“五人联展”。2000年参加“全国青年实力派画家作品邀请展”,2003年参加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举办的“2003年中国画提名展”,2004年参加“黄宾虹奖获奖画家作品展”,“第二届人物画展-------纪念蒋兆和诞辰一百周年”以及多项展览。出版《任继民西藏风情》、《任继民画集》、《任继民西藏人物画》等多部图书。